首   页|亚搏国际网页|领导讲话|政协动态|亚搏国际|提案工作|文史资料|工作报告|委员风采|社情民意|调查与建议|文明之窗

您的位置:文史资料-文史资料- 正文[返回]

文史资料
 
相关信息

· 商丘睢阳古庙会
· 夏永人民的伟大胜利(194 ..
· 淮海战役中的商丘支前
· 淮海战役中的"红色间谍 ..
· 豫东第一村——解放村改 ..
· 睢县农村税费改革经历的 ..
· 与时俱进,开拓创新,努 ..
· 关于筹建书画艺术中心促 ..
· 关于做好隋唐大运河通济 ..

夏永人民的伟大胜利(1945—1947)

作者:阎 济 民   来源:夏邑政协   时间:2011-5-19 22:29:36   浏览:5841次

19458月到19478月,在这短短的两年中,夏永根据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夏永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,进行了残酷的斗争,迫使日伪投降,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的进犯,迎来了人民解放军的大反攻。夏永人民艰苦奋斗,流血牺牲,前仆后继,勇往直前,为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的胜利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做出了很大的贡献。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。

1945 815 ,日本侵略者宣布无条件投降, 92,在投降书上签字。津浦路西各据点的日军相继撤走;盘据在永城的伪军窦殿臣、杜春台部,等待国民党收编,拒不向我缴械投降。我四师十一旅三个团和雪枫总队,于 825向敌人发起了攻击,经四天三夜的激烈战斗,全歼守敌一千余人,9日解放了永城县城。在这次战斗中,县委、县政府动员和组织了几千人的担架队和运输队,抢救伤员,运送伤员,运送物资弹药,确保前线需要。不久,驻守永城城一带的伪十八师在师长杜新民(共产党员)率领下,于 922宣布起义。这样永城县全部地区得到解放,各根据地联成了一片。群众庆祝胜利,控诉敌人,扬眉吐气,欢欣鼓舞。

放手发动群众,巩固根据地。根据地委指示,重点发动新解放区群众,开展反奸反霸,减租减息,增加工钱的群众运动。县委分工由我(县委民运部长、农会主任)负责抓这项工作。各区都组织了工作队,重点突破,带动全面,如阳区张绍君(区委书记)、丁名先(区副书记)在城、柘树、王集三个乡,一个多月召开了斗争大会二十三次,斗争汉奸、恶霸、地主二十九人,蒋口区祝捷(区委副书记)率工作队,发动群众,斗争了县西北最大地主李老尧,演集区丁云杰(区委书记)在县北新区掀起了减租减息增加工钱的热潮。同时认真贯彻了中央"五四"指示,在苗桥、蒋口、刘河、阳、薛湖、太邱、雨亭等老解放区进行了土地改革。广大贫下中农在党的领导下,通过回味诉苦,同汉奸、恶霸、地主进行面对面的斗争。他们伸了冤,报了仇,分到了土地、房子和耕牛。他们在斗争中,提高了阶级觉悟和保卫胜利果实的积极性,涌现出大批积极分子,建立了农会组织,发展了党员,建立了自卫队,改造了旧政权。农民翻了身,当家作主人,取得了农村政治上的优势,巩固了农村阵地。

国民党反动派占领徐州,徐州成了剿共总部的所在地。我们为了保卫胜利果实,动员群众参军,扩大武装力量。县总队上升为分区独立团,各地进行备战。我到阳传达布置,在内部进行思想动员,组织整顿,建立联络点、情报网等工作。八月十日开始组织群众破坏李庄至黄口的铁路,阻止敌人军运。当时,领导上滋长着和平麻痹思想,对敌人的突然袭击缺乏应有的准备,一旦敌人进犯,又手足无措,造成不应有的损失。

1946 819 ,国民党反动派背信弃义,突然向我解放区发起大规模进攻。敌新五军沿永砀公路,由南向北,沿永商公路由东向西,在还乡团配合下,分多路进行扫荡,企图消灭我地方力量。当时,鲁禹道(县委书记)、种来朋(县长)、阎济民(副书记)等主要领导都在破铁路。禹道同志对我说,我们破路已好多天了,各区情况如何?你回去看看,顺便再组织一些人来,增强破路力量。我 819上午到达茴村西边时,遇到苗桥区的乡、村干部和民兵,说新五军过来了,敌人在后面追。于是我们便一起向薛湖、顺和、太邱、北镇撤退。走了一天一夜,20日下午到达太平集一带。这时跟着我撤退的区、乡、村干部、民兵、积极分子、家属约二千多人。县委、县政府在北镇集北小马庄,突围的干部和家属,也同我们汇合在一起,这样庞大的队伍,又缺乏战斗力,下一步怎么行动?我采取两条措施:一是,召集各区干部会,说明大家集中在一块儿,顺着敌人跑,这样危险。动员大家趁天黑从敌人缝隙中插回去,就地打游击。大家解除了顾虑,纷纷行动起来。二是,与活动在太平集一带的独立团团长杨志雅同志取得联系,了解到敌人还要北进,得知鲁禹道、种来朋同志在铁路北的住地。我和县委、县政府机关的同志连夜到达路北,与鲁、种取得联系,研究下一步行动,决定打回去。鲁禹道跟独立团活动,我、种来朋、吕武备(县总队政治处主任)率一个营和部分骑兵,以及部分干部,于21日晚过路南下。拂晓在黄楼一带与敌人遭遇,打响后,部分干部向北撤退,大队人马绕过敌人向陈堤口方向前进。骑兵向前搜索时捉住了敌乡长任化章、回家的敌军官陈世彦、黑杀队长刘须约,顺利到达陈堤口,绕到敌后。吃过午饭,休息一会,处决了敌人,继续前进。经窑山集、薛湖、顺和到达歧麦口一带,和鲁禹道同志汇合。在敌人的大扫荡中,祝捷同志(蒋口、区副书记)在梁楼被捕,尹怀玉同志(刘河区农会主任)在黄楼遭遇战中牺牲,县委、县政府机关在小马庄被围,丢掉一些物资。经过几天的迂回穿插,回到敌后,继续坚持斗争。

敌五十八师占领永城,并在苗桥、柘树集等地建立了据点。不久,敌交警二总队占领了薛湖、山城集(僖山)、火神店。永砀公路、埋头集、骨堆集、十八里、柘树集以东沦为敌占区,以西仍为我控制,形成对峙拉锯局面。新五军交警二总队和还乡团不断外出扫荡,反攻倒算。我们有的干部和积极分子被活埋,连怀在母亲肚内的婴儿也难以避免;农民分到的土地、房子被退回;革命家属有的被抓去坐牢,有的扫地出门,逃荒要饭;敌人派粮派款;人民蒙受着一场大的灾难。针对这一情况,县委、县政府配合分区主力、积极打击敌人,保护群众。四支队在蒋汉卿同志(支队长)率领下在县西一带打击敌人。他们消灭了敌乡公所、还乡团,惩办了倒算的地主,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,鼓舞了干群的斗志。

我们的斗争是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进行的,我八分区在路南敌后坚持独立作战。几个月的活动,虽然打击了还乡团和乡公所,但敌人主力没有消灭,局面没有打开,士气低落。12月初敌五十八师新十旅沿永商公路由东向西,山城集交警向夏邑胡桥一带,夏邑和各据点的敌人配合,对我进行大扫荡,把八分区挤到鹿邑以西。这时,中央派吴芝圃、张国华来开辟豫皖苏地区的工作。1212日在睢县平岗召开了八分区的干部会议。吴作了动员报告,肯定了对敌斗争的成绩,提出了问题,总结了经验,提出了打回去坚持下来的意见。会后,大家提高了认识,坚定了信心,愿与家乡共存亡,及时整顿组织,精干队伍。永城县委由鲁禹道(书记兼县长)、阎济民(副书记)、张文博(大队副)三人组成,各区主要领导同志是:阳区王文蔚(书记区长)、丁名先(副书记),蒋口区刘其贤(书记)、张云彩(区长),太邱区刘笑萍(书记)、刘钦(区长);苗桥区张化东(书记),薛湖区鲁钟铭(书记区长)、洪慕显(副区长),雨亭区解全德(书记区长)、傅存仁(副书记),砀南区朱子约(区长)。全部干部共五十多人。老弱病残和多余人员都留下,县区武装力量都收编为军区主力,县政府由二支队给一个班,一挺机枪。过了元旦,随军区主力,从试量集出发,经鹿邑以南地区,回到永城阳区,县委、县政府到达永夏边(虬龙沟两岸),开始新的战斗。

我们离开家乡一个多月,敌我双方都起了很大变化。敌人乘我暂时撤离之时,趁机前进,在火神店、樊集,王集、城建了据点和乡、保政权,几乎全部占领了解放区。我们的人和枪虽然比原来少了,但队伍精干了,就地坚持斗争的决心和信心更加坚定,组织纪律性也增强了,特别是豫皖苏区党委和军区武装的建立,统一领导,及时得到中央的指示,不断消灭敌人的主力(龙岗战斗消灭敌三十团),给就地坚持创造了有利条件。面对严竣的斗争形势,县委研究,各区(阳、蒋口、太邱、演集、苗桥、薛湖、雨亭、砀南)回去就地坚持。县委联络点设在太邱区孙大庄,由我负责,与各区和地委联系,就地坚持,任何情况都不离开。鲁禹道、张文博率领县机关和武装配合主力打击敌人,在较大范围内活动。大家在歧麦口一带过了春节,即分头活动。

我们的斗争方式是就地坚持游击战与主力消灭敌人相配合。我们就地坚持又分为两条线,三大片。

第一条线,太邱区,蒋口区、阳区是对敌斗争的主要战线。三个区联成一大片,永夏边的虬龙沟两岸是我们的后方(长10里宽8里)。敌人在城、王集、柘树建立据点后,永商公路以南被敌人控制。后来,敌人又在舞集、丁梨园建立了据点,把太邱、蒋口、阳游击根据地分割开来,企图切断我们的联系,分片清抄,吃掉我们,建立伪政权。阳区在王文蔚(前任区书兼区长)、刘超(后任区书兼区长)、丁名先(副书记)的带领下,蒋口区在刘其贤(书记)、张云彩(区长)的带领下,以沱河以西、永商公路以北地区为依托,分头向永商公路以南、沱河以东穿插活动。太邱区在刘笑萍(前任书记)、丁云杰(前任区书)、刘钦(前任区长)、陈明伦(任区长)的带领下,以张宝楼一带村庄为依托向太邱集东、南方向活动。他们从194718月,特别是在敌人对我进行三十三天(农历四月十六日——五月十八日)清剿中,坚定不移,英勇不屈,前仆后继,直到胜利。

他们的斗争方式是:一是敌进我进。敌人进入我中心区清剿,我到敌后活动,和敌人换防,保护实力,使敌人扑空。二是伪装歼灭敌人。刘超等十多位同志伪装敌二十九团的巡查队,深入敌后,遇到敌冯并勋催粮要款的人员,趁机把他们消灭,缴获步枪9支,子弹300发。三是争取多数,镇压最坏的。据了解不少还乡团、伪保长动摇不定,认为蒋介石剿共了这么多年,不仅没有剿灭,反而越剿越多,现在共产党还未走,人还在,又有主力部队,中央军能站住吗?思想上坏疑。我们县委针对这一情况,决定争取动摇的敌人,印发"保险证",凡愿与我方联系,为我方做工作的,解放后会得到宽大处理,立功受奖;对死心塌地干坏事的保长、还乡团坚决镇压,杀一儆百。如城据点周围的伪政权大多数人员都与我们有联系,并给我们做了一些工作。只有一个最坏的保长,不愿和我们联系,我们摸清他从据点早出晚归的规律,派王洪波(乡长)、古汝俭同志带领几个人于黄昏前埋伏在返回据点的路旁,把他抓住杀了。消息传出后,据点周围的工作更好做了。四是保护革命家属和农民积极分子。敌人清剿时,抓不住干部,就抓革命家属和农民积极分子。遭受迫害的革命家属和农民积极分子纷纷向我们诉苦。我们宣布不要株连家属,敌人要抓我们的家属,我们就抓他们的家属,并动员敌伪家属向他的亲人劝告,同时对个别杀我积极分子的坏人加以镇压,使敌人有所收敛。有的革命家属和敌伪家属跑反跑到一块时说:他们年轻人再斗,我们老一辈的人不要斗了,互相照顾。五是寸土必争,逐村坚持。在三十三天反清剿中,敌人占领我中心区(孙杨集、丁梨园),一个营加上还乡团,逐村进行清剿,我们都是地方干部,依靠同群众的血肉关系,存身在沟河、暗室、地道、夹皮墙、高梁棵之中,群众给我们通风报信,送水送饭,我们同敌人周旋,展开斗争,坚持不懈。六是配合主力,消灭敌人有生力量。如阳区配合四支队,蒋汉卿(支队长)、霍天儒(政委)率领三个步兵连和一个骑兵排,设伏在杨集东北庄上,当敌人进入伏击圈时,轻重机枪和步枪一起射击,把61名敌人全部消灭干净,振奋了人心,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。又如:1947年春,江苏保安团扫荡永夏边返回薛湖据点的途中,在小黄楼与我军区主力36团相遇。我团在司令员李洁然同志的指挥下,从早上打到黄昏。敌弃尸遍野,逃回薛湖。当时,我县政府及其武装在小楼子对北警戒,顶住顽乡公所的扰乱,支援了整个战斗的胜利。打扫战场时,我们动员农民拉了两车尸体送往薛湖和宋河附近,并以县政府的名义写了一封信,宣传我党的政策,争取瓦解敌人。

第二条线,演集区、苗桥区、薛湖区、雨亭区、砀南区是敌后战线。演集区由汤继山(区长)、武凤林(民兵队长)负责。苗桥区由张化东(区书)负责,由区学正、郭宝礼、屠运乾、张彦秀、梁怀民、李英等同志参加,组成小分队。他们的任务是,保存自己,动员群众,争取敌人,了解情况,采购物资(子弹、药品),配合主力作战,他们的活动方式是隐蔽斗争。如:张化东等同志活动在永城以东永宿边苗桥一带,夜间到各村活动,白天到宿县境内休息。他们夜间出动很活跃,贴标语、布告,画路标,打狗叫,群众造起共产党没走、解放军又来了的舆论,鼓舞了人心,增加了敌人顾虑。他们还袭击了敌苗桥乡公所(马庄据点),吓跑了敌人,烧了据点。他们也警告敌乡公所,不准抓革命家属。那年春节大家过得比较太平。演集区靠近永城,非常艰苦,汤、武隐蔽在家乡活动,在去县委找我汇报请示工作时,不幸被捕,壮烈牺牲。这是一大片。

另一大片,是雨亭区、薛湖区、砀南区,活动在永城东北一带,夏永砀边。面对狡猾的敌人——交警展开尖锐的斗争。朱子约、华在华、解全德、傅存仁在砀山城南采闰庄。他们通过朱子文(朱子约的弟弟)争取了敌邵楼乡乡队长赵勤学,汪大楼保长曹玉仓、谢洪迁靠近我们,掩护革命同志。解全德、傅存仁都住在保长家里,帮助干活,敌乡公所催粮要款的人员来来往往,他们了解不少敌情。薛湖区背靠太邱区,一部分同志在鲁钟铭、洪慕显的带领下,在邝庄、火神庙一带打游击,一部分同志暗插到各乡。如潘清君到宋河乡,宋玉田到引河乡,彭连举到薛湖乡,聂经伦到义合乡,刘法胜到山前,孙传经到孙厂,蔡永金到张厂等。19473月,鲁钟铭同志根据县委指示,同华在华、张文君一起去砀南与党秘密族系,组织王明集支部、王牌坊支部、郑大楼支部、华楼支部、卞楼支部等地下党员开展活动。王明集支部书记王宗杰当伪保长,支委王宗群当伪乡长,原第一任支书李贯峰在陇海铁路黄口车站当医生,王牌坊支部党员王钦元是敌住李庄车站的连长。他们应付敌人,掩护革命同志。鲁钟铭同志同交警侦察组住在一个村里,平安无事。他们还收集了情报,购买了子弹和药品。他们派党员王传坡多次与县委保持联系,汇报工作。19475月初,薛湖、雨亭、砀南三个区成立工委,徐永让任书记,鲁钟铭任副书记,解全德、朱子约为委员。把三个区的力量组织起来,加强领导,协同作战,经常活动在王引河以西,火神店、三座楼以北,韩镇以南,张店以东,并向王引河以东出击。他们在雨亭区周桥、贾阁打了伏击,活捉敌大保长王传英。他们还在火神店以北的刘店、蒋庄搞了土改和分浮财试点。我军大反攻后,敌据点撤走,工委工作即结束,各区回各区开展工作。

县委同各区的联系有两条交通线,一个联络点。一条交通线太邱(孙大庄)——蒋口——阳。通讯员是蒋芳臣同志,十多岁,身材矮,像个顽皮孩子,但很勇敢机灵。不论白天黑夜,风里雨里他都敢送信。从樊集据点跟前经过,在土顽中穿插。发现敌人围剿联络点——孙大庄时,他马上避开。这样,在最紧张的情况下,保证了县委与蒋口、阳区的联系。另一条交通线,是太邱(孙大庄)——王麦集。交通员是王传坡同志,化装成一个卖香烟的小贩。把情报用米汁写在包烟的纸上。我接到后用碘酒一擦,字迹清晰可见。有一次王传坡同志走到陈堤口附近时遇到敌乡丁要搜查,实际为了抢烟吸,但写有情报的一盒烟没有被拿走,安全到达目的地,完成了任务。

县委的联络点设在孙大庄丁忠良同志(乡支书)的家里。他的父亲(丁福标)、母亲都很可靠,对革命很热心。他家住在庄的西头,墙外都是庄稼地。墙内挖了一个地道,便于同志存身休息。凡是夜里来联系的同志翻过墙头即可联络上并休息。联络点只有我和李广元同志(通讯员)两人。我俩的行踪都告知大爷大娘,一有人来找马上可以找到。我俩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,都不离开这里。后来,敌人发现了,但又不大清楚。在三十三天反清剿中,樊集据点敌人用一个营进驻孙阳集(距孙大庄一里路),白天没找到我们的踪影。当晚我和丁云杰(区书)、丁忠良(乡支书)、李广元(县通讯员)、刘永祥(区通讯员)五人住在张宝楼的地道里。刘笑萍(副县长)、刘学勤(乡支书)隐避在刘楼夹皮墙里。拂晓时,李广元和刘永祥去孙大庄吃饭并了解敌情。到孙大庄后,即被孙阳集来的敌人包围,刘永祥被敌人看到(刘曾在敌部干过事),敌人说:这不是刘永祥吗?你又投八路了。刘被敌人抓住,经受不起敌人的拷打,供出孙大庄、张宝楼地道。敌人马上到丁福标家搜查。汤继山、武凤林夜里来与我联系住在地道里,被敌人查出。李广元同志走进孙大娘家帮助烧鏊子翻馍。当敌人搜查时,敌人问孙大娘:"他是你什么人?,孙大娘说:"是我儿子。"敌人又问孙的儿媳:"他是你什么人?"答:"是我男人。"瞒过敌人。孙大娘马上叫广元下地干活,脱离了险境。当敌人带着汤继山、武凤林、丁福标、孙美全(大村长)、刘永祥回孙阳集时,机警的丁大娘(丁忠良的母亲)叫他的小儿子小存(丁忠革)去张宝楼地道给我们送信。同时敌人带着刘永祥前往张宝楼捉我们。小存先到一步,我们出村南门,敌人进村西头,敌人在地道口折腾一阵子,没抓住一个人影。当天晚上,我与丁云杰又回到张宝楼、孙大庄一带,找到了刘笑萍、李广元和其他同志,继续坚持同各地联系。汤继山、武凤林、丁福标、孙美全、刘永祥关押在樊集据点,我们多方组织营救。通过敌驻樊集中队长李心乾(后起义参加我军)的母亲联系,并花了一些钱,把丁福标保了出来。汤继山、武凤林忍住严刑拷打,骨断血流,保守县委领导人和联络点的秘密,英勇不屈,被敌人活埋在樊集菜园里。孙美全被敌人枪杀。刘永祥把我们的住址告诉敌人并带着敌人前往搜捕,成为可耻的叛徒,但也未得到敌人的宽容,终被抢杀。

19477月,刘、邓大军强渡黄河,越过陇海,路过永城时,永城周围的据点都很快撤走了,绝大部分地区又解放了。我们一方面重建根据地,支援大军南下,同时,地委抽调干部发展解放区。鲁禹道同志去砀南,向北发展;李品立(县长)组建肖宿永县政府,向东发展。调我去宿蒙县代替邵光(县书)的工作。邵光同志到蒙南开展工作,向南发展。"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"。革命在前进,形势一派大好。

我们保存自己,牵制敌人,最后战胜敌人,取得胜利的基本经验是:

一、党的正确领导。1946年下半年,敌人大举进攻,主力撤向山东。我们留在敌后,独立坚持,同中央暂时失去联系。当时我们的武装办量并不少,由于缺乏有力的指导,根据地不断缩小;曾被敌人挤到鹿邑以西。1946年底中央派吴芝圃、张国华同志组成豫皖苏区党委,建立了军区主力部队,精干了地方组织,坚定了就地坚持的决心和信心,很快打开了局面。我们的干部和武装力量是比原来的少了,但决心大了、信心足了,钉在这块土地上,坚持到最后胜利。吴芝圃、张国华等同志为开辟豫皖苏地区,为淮海战役准备好战场,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,我们永远不会忘记。

二、人民的支持。我们革命事业是正义的,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,我们的干部和战士都是本地人(只有大队副一个人不是本地人),同群众有血肉关系,是真正的子弟兵。人民群众像爱护自己的儿女一样,保护着我们。他们冒着风险,不惜牺牲,给我们通风报信,送水送饭,掩护隐避,甚至在敌人的眼皮下保护自己的亲人。如当敌人清剿中心区时,鲁禹道、张文博率领县政府和部队跳出包围圈,隐避在夏邑北小梁庄(在杨集车站到夏邑的公路上)。敌乡公所住在西边的村上。敌一个营从杨集去夏邑途经小梁庄停下休息。敌侦察员、乡队长进村,被我扣住,在这紧急时刻,大家都准备决一死战。群众掩护我们,严密封锁消息,家家户户,烧香磕头、求神保佑,瞒过敌人。我安全转移,保住了我县的领导核心和骨干力量。夏永砀的人民是伟大的人民,是敬爱的母亲,胜利属于人民,我们永远要牢记。

三、有理想、有纪律的革命战士,是不可战胜的。我们的干部和战士虽然不多,但大家都有为人民翻身求解放的共同理想,共产党员都有忠于共产主义事业的信念。大家都能自觉地遵守党的纪律,无条件地接受和完成党交给的任务,愿与家乡共存亡。如刘笑萍同志(原太邱区书记,现任副县长)蓄发为誓:不坚持到最后胜利不剃头(理发)。张云彩(蒋口区长)因侦察外出,部队转移,失掉联系,自己化装成商人,到鹿邑西找到部队,又带领部队打回老家。陈明伦同志(太邱区长)的父亲被夏邑敌人捉去,在胡桥被活活地打死。明伦同志埋葬了老人的尸体,擦干自己的眼泪,更加坚定地同敌人斗争。汤继山、武凤林同志送自己的爱人和孩子去逃荒要饭,自己坚持在最危险的地方,积极同党联系,同敌人斗争,最后献出自己的年轻生命,等等。他们是广大干部战士的代表,他们为了共产主义理想和人民的解放事业,不要钱,不要家,不要命,艰苦奋斗,牺牲一切。这是力量的源泉,胜利的保证。我们要永远继承和发扬。

四、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。就地坚持游击战与主力部队的运动战相结合;正面公开斗争与敌后隐蔽斗争相结合;在敌人空隙中穿插活动与消灭敌有生力量相结合;打击最顽固的敌人与争取瓦解动摇的敌人相结合,等等。这些都是我们保存自己、消灭敌人的有效方法。

回忆过去、翻身得解放,心潮澎湃,精神振奋,展望未来;脱贫求致富,任重道远,前程似锦。

向伟大、光荣的人民致敬!

为革命献身的烈士永垂千古!

(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商丘市委员会)

上一篇·商丘睢阳古庙会
下一篇·淮海战役中的商丘支前

版权所有:亚搏国际娱乐
电话:0370-3288695 Email:sqzxmsk#163.com Copyright 2008 shanqiu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

豫ICP备08103859号